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
2021-01-07 20:2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也正是武汉早已意识到并一直在破解的问题。只有成为引领性城市,才会有更多“从0 到1”的颠覆式创新来升级城市的发展模式。既要紧跟时代步伐,又要适度超前布局。

以百万大学生著称,占常住人口比重近一成……精心维护的城市,在技术导入期,只要有阳光、水分和宽松的环境,小巨人们快速野蛮成长。

去年,我市实施“城市合伙人”计划,向海内外英才发出邀约,今年公布的首批60人名单中,59位为产业创新人才,一位是知名创业投资人。他们多数具有博士学位或海外工作经历,掌握国内外领先的核心技术,部分技术成果填补行业空白。如著名材料科学家程一兵,将可瓷化塑料用于制备防火电缆,为世界首创。

中国城市战略中心执行主任罗天昊说,武汉重新对产业根基进行了改造。

截至2015年底,武汉gdp10905.6亿元,排名全国第八,这也意味着城市的经济地位恢复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辉煌。

新世纪前一个十年后期开始的武汉新一轮发展,有包括促进中部崛起战略、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、自主创新示范区、长江经济带、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域等诸多国家机会汇集,也遭逢包括全球产业转移、产业升级、国际金融危机等在内的诸多变故。

近日,一位持续观察城市发展的学者网上论述多座城市的发展现实,认为武汉是“唯一能够实现制造产业升级换代的城市”,传统优势产业被替代,过剩产能被压缩,新兴产业悄然升起。

武汉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速度始终高于全市经济的发展速度,2011年超过了3000亿元,2012年是4556亿元,2015年这一数字为7701.41亿元。5年时间,高新技术由“1”变“2”,升级再造了一个城市的产业内核。

数十家独角兽、准独角兽企业接踵而出,互联网创业“第四城”在这里呼之欲出。

与之相呼应,此后第8个月,长江经济带创新驱动产业转型升级方案出炉,27次提到武汉,涉及生物医药、集成电路等多个产业布局,与前述产业布局多有一致。

光谷生物城,目前综合实力位列全国108家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第二位。光电子产业,年行业产值从1144亿元增长到4420亿元,成为世界级产业集群。一位行业人士回顾说,生物城项目从2008年开始启动,预测到2020年才会进入快速发展期,“相当于12年前就打下了基础”。2009年前后,光电子产业步入快车道,“早发现早谋划并坚持,城市产业才可能真正升级”。

而一座城市的崛起,无不以新主导产业的崛起为标志。几乎走遍所有知名城市的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萨斯基娅·萨森在武汉说,“武汉的发展最重要的并不是在跟其他城市的相似点上找优势,恰恰是要走差异化发展道路,让站在外面的人了解城市的特质”。

落户武汉的企业中,华星光电项目代表了世界可量产显示技术最高水平。长飞、邮科院、华为、天马等一起,助推武汉形成世界级电子信息产业集群。上海通用武汉基地作为通用公司全球最好工厂,与神龙、东风本田、东风雷诺等一道,支撑武汉迈向“中国车都”。80万吨乙烯,填补了中部石化产业的空白。

自汉冶萍公司发端的武汉工业,在“一五”时期国家布局下获得强势发展,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渐渐体力不支。曾经,武汉还被数家机构预判是“中部塌陷”的缩影,无论是gdp数字还是产业结构。

武汉人从来不曾以制造业升级换代的“唯一”样本为目标,但不经意间也会发现,一度构成发展制约的传统产业困扰似在悄然之间已然淡出中心话题。

武汉工业的数据与这种预判完全相反:工业增加值去年刷新城市工业史,位居全国副省级城市第一。其中,高新技术产业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60.1%,同比提升2.7个百分点;重化工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23.2%,同比下降3.82个百分点;同期万元gdp能耗却下降了5.97%;2015年,一、二、三产业结构比为3:45.7:51,第三产业占比提高2个百分点,这背后是互联网+产业创新工程带动下软件信息、工程设计、大数据等新兴产业收入高增长。

重工业城市,在关于后工业化城市经济体系的主流叙述中被强烈赋予贬值意义。老工业基地怎样焕发生机,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难题。

以互联网+为特征,新的产业革命在全球涌动,工业4.0、再工业化等国际风向扑面而来。武汉盯牢了城市发展的两翼,一是以功能升级为指向的城市建设和管理,一是以经济实力为指向的工业倍增。城市建设和管理需要耐得一时不理解而带来的“骂名”,工业倍增更需找准产业方向,并需要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坚持。

政策类咨询机构“识局”说,以互联网+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,是武汉这座新一线城市机遇。“若能在推动创新方面有根本性变革,或能在这一轮竞争中弯道超车,抢占先机。”

科技革命、产业革命带来的机遇变革瞬息万变,武汉拿出城市最好的空间、量身定做最好的政策,提供最优的配套服务,让千军万马迸发创新创业活力,让城市尽快成为创新乐园、创业家园。以“创新”为核心,大力实施中的“创谷计划”,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,建成10个以上“创谷”。

昔日的老工业基地武汉,今日描画的超大城市产业图景,以信息技术、生命健康、智能制造为立足之基,芯片、基因工程、金融等新技术革命要素正在重新锻造城市灵魂。

2011年到2015年,武汉工业产值仍持续领先中西部,以东风、武钢为代表的国企为城市的经济支柱之一。

“城市合伙人”和“创谷计划”实施,更多从“0到1”的颠覆式创新正在萌芽

经济观察人士认为,武汉至今仍是一座工业城市,但没有长生不老的产业。

在党中央确立的新发展理念中,创新已被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。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作为我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,正在焕发出全社会巨大的改革和发展活力。今日起本报将聚焦我市创新改革的一系列实践,反映按照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部署,全市上下实践新发展理念、推动创新创业的进展,以期形成投身全面创新改革的更广泛的社会热潮。

现有支柱产业—战略性新兴产业—未来指向产业,一代一代接续发展。

每到9月,数十万外地学生从各地进入武汉;每天一睁开眼,355户新市场主体出现在市场上。

“识局”最新一份研究报告认为,武汉劣势有四:人才资源丰富却经常为人做嫁衣,科研成果花多果少,国企强大民企发展滞后,以及新兴产业缺少全国知名龙头企业。

武汉为这一“工业粮食”之梦酝酿了十年。2000年筹划,2006年集成电路产业新芯公司诞生。它的一期投资,占当年武汉固定投资总额的近十分之一,也是湖北历史上最大的单体投资项目。连续若干年,由于产能未达到盈亏平衡点,地方政府始终承压。但新芯已建成两座最先进的300mm晶圆厂,其中一座全线运营。今天,国家在存储器产业上的重大布局花落武汉,湖北武汉在集成电路产业上的坚持终于迎来新的转折点,这是新的机遇,也是更重大的挑战。

上溯至上世纪80年代,受益于国家一批工业重点项目的落户,武汉地区生产总值一度为全国第四。相当长一段时期内,武钢身居武汉纳税第一强,有句形象的比喻:“武钢一咳嗽,武汉就感冒。”2012年数据显示,武汉国税收入中的武钢比重,已从原来的20%下降到5%左右。

未来产业从“0到1”,颠覆式的产业进步则可能蕴藏在虚拟现实、量子通信、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中。

今年一季度,武汉取得重大收获,总投资240亿美元的世界级国家存储器基地落户,在中国未来半导体产业的版图上,刻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而在新兴产业领域,光电子和生物医药快速发展,汽车产业也正在一手抓300万辆整车产能的同时,一手抓紧布局新能源汽车、智能网联汽车。

不止步于此。2015年,武汉确认了三大重点产业领域:信息技术、生命健康、智能制造,加快构建以战略性新兴产业为核心的产业体系。

去年的现在,武汉最后一家化工企业搬出三环线,城市中心区再无化工企业。时间淘汰掉了生产出城市第一块肥皂、第一桶油漆的地方,它们的历史将在博物馆中延续。生产钛白粉的厂家说,搬迁意味着不短的时间内生产能力的减弱,但长期肯定有着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与规模,居民也能收获绿水蓝天。现在的那片区域,正在集中建设公园、学校、医院等公共服务设施。

本土发展起来的网络直播平台斗鱼tv成立2年,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,成为武汉首家独角兽企业。去年底盛天网络a股上市,成为武汉首家互联网上市企业。还有卷皮网、铃空游戏、两点十分、车来了、秀宝软件、宁美国度等,这批新兴企业的估值超过500亿元。

今年一季度数据出炉后,一家民间智库筛选全国661座城市数据后撰文表示,没想到居然武汉,是产业结构升级中最亮的那颗星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ktaojin.com广西桂林市跑学和驻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hktaojin.com版权所有